9 July 2019

联合国学术影响宪章日讲座:技术、数据与联合国的未来

21世纪的技术发展将我们带到了一个分岔路口:一条路通向一个更加公正、包容的社会,而另一条则通向一个具有掠夺性的不平等社会。

6月26日,为纪念《联合国宪章》签署75周年,联合国学术影响邀请以人为本网络联盟 (People-Centered Internet Coalition) 的执行董事戴维•布雷 (David A. Bray) 博士发表主旨演讲,分析1946年《宪章》签署时未预想到的技术对联合国工作的影响,以及未来25年联合国工作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

布雷博士认为技术的力量呈指数级发展,是最强大的变革工具,是比印刷机更为重要的创新。但是,如同其他工具,技术既可能产生积极的影响,促进任务执行,提供更好的生活水平并使人们团结起来,也会逐渐侵蚀隐私,操纵公众舆论,使公共话语两极分化。

在演讲中,布雷博士称,技术进步将决定未来的成败,而如今这颗种子已经种下。虽然全球化使世界日益紧密相连,但并未使全球普遍受益,如农村地区尚未享受到数字革命的成果,相对落后。像人工智能这样只有少数人理解的技术,有可能引发对“他者”的恐惧,让人怀念过去这些技术尚不存在的年代。

事实上,在当今这个人人都能畅所欲言、随时通过网络获取信息的时代,传统新闻媒体面临订阅量下降80%的窘境,这迫使它们采用哗众取宠的新闻报道方式。甚至在今天,这直接导致舆论两极分化,引发人们的恐惧,造成相互对立。布雷博士指出,随着技术的进步,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他举例说,随着加密货币的出现,各方不必面对面共同进行金融交易。

他认为技术,尤其是智能手机,极大地赋予个人权能。他表示:“无论好坏,技术都能让人们实现40至50年前只有国家才能做到的事情。”到2045年,这种情况将更为普遍。

尽管仍存在诸多问题,布雷博士强调应将人工智能和其他技术作为一个整体,加以综合利用,从而弥补人性的缺陷,而决不能放大这种缺陷。他提出并阐述了为构建一个符合《联合国宪章》中价值观的更美好的世界,我们未来必须做出的一些选择。

由知名人士组成的讨论小组对布雷博士提出的观点进行了补充,并从不同角度加以分析。

联合国副秘书长兼筹备联合国成立75周年纪念活动特别顾问法布里齐奥•霍克希尔德 (Fabrizio Hochschild) 指出,互联网及其发展所产生的影响甚至比当初的印刷机更大。不过,他强调了技术素养的重要性,如果技术不普及,新技术可能会在不同世代间造成沟通鸿沟。霍克希尔德先生表示,他对人工智能等技术的潜力充满信心。他还称,如果根据《联合国宪章》所载的价值观对技术加以合理利用,可减少不平等并创造就业机会。

波士顿全球论坛健康、和平与人类安全全球领导力负责人我喜屋真里子 (Mariko Gakiya) 强调了知识的力量以及技术、教育和可持续发展目标之间的直接联系。在当今社会,拥有生产技术手段的人可以创造和传播知识,从而影响社会。因此,她强调了知识普及和传播给每一个人的重要性。她认为知识不该用于满足一己之私,而应用于实现公共利益,因为这是创造一个公平与和平的世界所不可或缺的。

哈佛医学院斯坦利•科布 (Stanley Cobb) 精神病学教授戴维•西尔伯斯维 (David Silbersweig) 阐述了神经科学和人工智能之间的关系,并指出了科学技术可能产生积极的影响。我们的大脑经过数百万年的进化,既可以作为人工智能的基础,又能借助人工智能实现提升,而且可以通过意识网络将人与世界联系在一起,帮助联合国履行其使命。此外,人工智能可以提高我们的认知能力,让我们能够解决自身无法完全理解的问题。

联合国助理秘书长兼首席信息技术干事阿提菲•里亚齐 (Atefeh Riazi) 表示,如果我们希望新技术产生积极的影响,就需要在科学、技术和创新方面承担道德责任。她指出,技术进步的影响是难以预测的,因此,科学界应极其谨慎,并牢记《联合国宪章》所载的原则。

印度管理学院艾哈迈达巴德分校战略与国际商务专业教授阿吉特•马图尔 (Ajeet Mathur) 对人工智能表示担忧,他认为人工智能可能控制一切,包括集体思维。不过,他同意这项技术可以得到积极的利用,而且技术本身并无好坏之分,应该将其作为解决社会问题的补充方法。

小组讨论后,听众有机会与发言者进行互动,并提出问题,其中包括如何利用技术解决气候变化、贩运人口、精神卫生、获得优质教育、增强青年权能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等问题。

点击观看联合国学术影响宪章日讲座:http://bit.ly/UNAICharterDayLecture

点击了解更多关于《联合国宪章》的内容:https://www.un.org/zh/charter-united-nations/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