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April 2019

千禧年研究员克洛伊•奎格利:Oso微型企业创始人

联合国学术影响和千禧年校园网络推出千禧年研究基金,帮助学生设计并落实社区层面的倡议,促进可持续性以及帮助有需要的人。

2018届千禧年研究员克洛伊•奎格利 (Chloe Quigley) 通过她的组织Oso为遭受创伤的女性赋权。她的千禧年研究基金项目推进了“可持续发展目标1无贫穷”,“可持续发展目标5性别平等”和“可持续发展目标8:体面工作和经济增长”。

克洛伊•奎格利关于其千禧年研究基金项目的信息如下:

我从8岁开始在危地马拉为社区服务。具体来说,我服务过几十个操场和房屋公会、医疗诊所以及运动营地。在危地马拉城,这些场所被称为“垃圾堆社区”。这些社区围着危地马拉城唯一的垃圾场,1.2万余人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从未经处理的垃圾堆里扒东西。我花了过去十年时间去了解这些社区,尽一切绵薄之力为这些社区服务。但令我痛心的是,人们的很多需求,凭我一己之力永远难以满足。现在,我是乔治城大学司法与和平研究专业的大二学生,辅修西班牙语,获得了创业证书。

我也是Oso公司的创始人。Oso在危地马拉城的垃圾堆社区雇佣了12名自称生活在创伤中的女性,由她们手工制作泰迪熊填充玩具,公司再将这些玩具销往全球。这使她们的收入能够达到其社区平均收入的两倍。2018年春季,Oso在乔治城大学社会创新和公共服务基金的支持和引领下,于去年8月开始运营,并自10月起实现了自负盈亏。Oso的泰迪熊销往美国各地,以及加拿大、墨西哥、印度、西班牙和英国等国,甚至卖给了那些为我们国家服务的人。每一只泰迪熊的制作、命名和编号都是独一无二的,保证为任何年龄的人带去笑容。

因其多个维度的使命,Oso能够连接到偏僻的社区,提高全球意识,并为一批妇女提供体面、可持续的收入和社区,否则她们就只能靠捡垃圾谋生。Oso的未来取决于全球伙伴的持续关注与支持,我们的伙伴应认为每个人都有工作的权利,且应承认他们的潜力。我希望在未来进一步发展Oso,希望确保公司能始终让危地马拉城的妇女们不仅学会如何制作泰迪熊,还学会如何通过分享生活中和作为女性的成功与失败,在社区中获得成长。

我既是倡导者、企业家、学习者、服务者,也是学生和朋友。在所有可为之服务的事业和地方中,我找到了一个我关心并愿意为之奉献全力的事业。这绝非易事,一路走来,我也学习了很多。但是带着正确的意图和细心的规划,我鼓励其他充满热情的学生们也考虑周全,勇往直前!

如果您有兴趣成为2019年千禧年研究员,请点击此处申请千禧年研究基金。首轮申请采取滚动式评估。

欲了解更多关于Oso的信息,或者与克洛伊联系,请访问该公司网站,也可在Instagram或Facebook上关注@ Oso.zonatres